Connect with us

Blockchain News

觀察 | 鏈遊變現,從閒魚“炒房團”開始?

觀察 | 鏈遊變現,從閒魚“炒房團”開始?

Published

on

0 0
Read Time:2 Minute, 17 Second

宇宙的盡頭是房子,元宇宙也不例外?

鏈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創
作者 | 廖羽

原標題:《鏈遊變現,從閒魚“炒房團”開始》

“不好意思,我不想聊。”面對《鏈新》的提問,羅毅(化名)這樣説, “這款遊戲讓我從極客被動變成投機者,又不是什麼光榮的事”。

2021年10月28日,一款叫“虹宇宙”(Honnverse)的遊戲悄悄開啟第一輪內測預約,首批內測用户通過參與官方預約搶號活動獲得登錄權限,羅毅得知後,好奇之下預約了內測。

“上線送資源還不要錢,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想管他呢,先進場再説,反正沒成本。結果註冊賬號要等,註冊之後也要等,據説當時有好幾萬人在排隊,都在等,等分房子。”羅毅説。

這些“房子”是虹宇宙預計發行的虛擬房屋,內測期間,系統會免費、隨機向每位用户贈送虛擬房產。11月1日,虹宇宙第一批內測名額終於開放,雖然首批用户只有500名,但並不妨礙幾乎同一時間閒魚上就出現了虹宇宙的“二手房“信息。

炒房,瞬間延伸到元宇宙。

一套虛擬房產,最高叫價50萬

虹宇宙是一款由天下秀(600556.SH)開發,類似《模擬人生》的模擬經營類遊戲,虛擬房產是玩家最重要的資源,用户可以基於其進行裝飾和虛擬社交。天下秀官方資料介紹,虹宇宙預計發行虛擬房屋35萬套,其中涵蓋了13種房型和5大等級(由低到高分別是C、B、A、S、SS),而內測期間系統會免費、隨機向每位用户贈送虛擬房產,共3500套。

羅毅告訴《鏈新》:“房產數量有限,等級越高,數量越少,內測期間雖然只發3500套,但一般都是高等級,這是很多人拼命預約,搶佔名額的關鍵,我身邊很多人都拿好幾個手機在搶,包括我自己。”

11月1日,虹宇宙開放第一批內測用户,雖然只有500個名額,但羅毅還是很幸運的搶到了一個。

“首次登陸之後,就是捏臉、穿搭打造個人虛擬形象,這一套很常見,甚至很多傳統遊戲做得比虹宇宙精細,比如天刀、劍三,甚至社交平台都做的不錯,比如Soul,但虹宇宙的捏臉和換裝做得十分粗糙,當時我很意外,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這麼原始的QQ秀畫風?”羅毅説。

羅毅介紹,虹宇宙主打玩法就是裝飾房屋和好友社交,用户可以在自己的虛擬房產中上傳自己的圖片和視頻,也可以去其他玩家的房子裏做客。但這都需要額外競換虛擬設備,播放視頻的虛擬電視機要數百星鑽,一張虛擬桌子也需要數十星鑽,且平台尚未開通現金充值通道,星鑽只能通過做任務積累,這大大限制了玩家發育速度。

“非常尷尬。我進去做完任務得了60多個星鑽,買張桌子錢就沒了,連張椅子也買不了,只能等任務和出去串門。不過就算串門碰到人互動也只有抱抱、親親、碰拳、扇嘴巴四個基本動作,十分簡陋。“羅毅説。

從羅毅的體驗來看,虹宇宙的畫質呈現、運行狀態,以及社交和裝扮玩法,都算不得特別,甚至十分“古早”。虛擬形象只能“飄着走”,遊戲過程中也時常出現卡頓、掉線、加載慢的情況,令遊戲體驗大打折扣。因此。羅毅初體驗2個小時後,便退出了遊戲。

“我當時十分鄙夷,覺得貨不對板,想着過會兒就卸載”,可就在差不多時間,羅毅刷朋友圈看到有人標價2000元出售虹宇宙高級虛擬房產。“那就是一個S級的房子,我的房子比他的更好,那是不是也能賣?”羅毅如此忖度。

羅毅的想法很快有人着手實踐。打開閒魚,搜索“虹宇宙”關鍵詞,就能看到一個接一個的商品介紹接踵而至,如跳蚤市場一般的熱鬧隔着屏幕都能感受。

羅毅告訴《鏈新》:“虹宇宙不提供玩家之間資源買賣渠道,不管是房產,還是電視、鋼琴,都只能通過’贈予‘形式流通,”正因如此,有氪金需要的玩家便就轉戰其他線上買賣平台,閒魚這樣的平台,因其本身的二手商品專賣性質,很快就成了“虹宇宙資源集散地”。

羅毅透露,“剛開始內測的時候, SS的市場價格只有2000元-4000元,後面急速飆升,一天一個價,沒兩天就破萬了。我當時覺得是個商機,也收了1個近200編號的SS房產和4個編號靠前的A房產,花了1.5萬元左右。”

一個持有編號100內的SS級“環海島嶼”的閒魚賣家告訴《鏈新》,像SS這樣的高級房產,並不愁賣,大多數人賣的是裝飾品,比如桌子和鋼琴,而優質房產的價格“只會越來越高”。他對於自己手中的數字資產的最低定價是“7.5萬包售後”。據娛樂資本論消息,目前編號20內的SS級房產在二手平台的叫價已達50萬,但並未達成交易。

據《鏈新》觀察,出現在閒魚平台的虹宇宙生意,包括但不僅限於出售優質資產、刷訪問量、代練、換綁賬號、遊戲教程、邀請碼出售等,此外還有不少批量收購信息。

價值變化,誰説了算?

虹宇宙為何在內測期間就出現高價炒作虛擬房產的現象?這是其真實的價值嗎?

一位知名鏈遊投資者告訴《鏈新》:“對於元宇宙、鏈遊項目的追捧早就存在,對於遊戲優質資源的爭搶、炒作,虹宇宙也不是第一個,從根本上來説,虹宇宙有現在的熱度,很大程度上都不是來源於遊戲本身的價值,而是來源於元宇宙概念。”

據《鏈新》瞭解,在虹宇宙世界中,虛擬房產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 NFT 資產,基於此,天下秀公司才能總控房產數量和稀缺度,而NFT作為元宇宙的支持技術之一,在很大程度上將虹宇宙遊戲與數字資產收集和元宇宙概念聯合,給予其炒作空間。

也就是説,虹宇宙的虛擬房產就像之前大火的“加密朋克”、“無聊猿”、“哈希掩碼”NFT一樣,總數在最開始形成的時候便固定了下來,每一個虛擬房產對應着所有人的身份以及所有權人的權利。

就好像購買無聊猿NFT的人,就會自動成為BAYC俱樂部的會員,擁有了在俱樂部內留下數字塗鴉的資格。而購買虹宇宙虛擬房產的人也有類似特權,他們可以在虹宇宙內的自有房產內有裝飾、對外展示的權利,從本質上來説,虹宇宙就相當於BAYC的塗鴉地,虛擬房產既是NFT,也是數字塗鴉的載體。

當然,虹宇宙既然是一款遊戲,內測期間,或許還能因為房產數量稀缺引發炒作,未來35萬套虛擬房產如果都放出來,或許會使得其收藏價值下跌。

另外,虹宇宙虛擬房產雖然是NFT,但官方卻自動按稀缺度和精緻度分為C、B、A、S、SS五個等級,且同類型房屋除了編號以外,並無其他不同之處,這在NFT中是很特殊的。

一位NFT收藏者告訴《鏈新》:“官方分級就相當於告訴用户,哪個高,哪個低,這會拉開不同等級NFT之間的價格差異,降低了市場對其整體收藏價值的想象空間。而同質化嚴重且大量存在的低等級NFT,就會淪為白菜價,唯一可比性就只剩下編號,沒有多少升值空間,這一點對於無聊猿、酷貓這樣已經成熟的NFT作品,是不可想象的。”

最後,將遊戲資源當作NFT,這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風險。

原本,類似無聊猿的NFT作品之所以被市場看好,甚至高價炒賣,是因為所有的NFT作品都已經面世,特權也綁定完成,價格就在一次次轉手中水漲船高,十分透明。而虹宇宙中的虛擬房產則由官方逐步釋出,到目前為止還有一種稀有房產沒有出現,特權也會隨着遊戲的更新、優化而改變。

也就是説,在未來很長時間,平台方是虛擬房產的最大收藏者,特權的變化也由其説了算,在某種程度上,這違背了元宇宙世界去中心化的本質,也增加了玩家的收藏風險。

社交遊戲,終點只是炒房嗎?

事實上,放眼全球,不論是分佈式大陸(Decentraland),還是沙盒(Sandbox),很多元宇宙相關產品,大多都存在炒作虛擬資產的情況。

11月23日,歌手林俊杰在推特上宣佈,自己已在分佈式大陸(Decentraland)上買了三塊虛擬土地,正式涉足元宇宙房產界。據外媒估算,林俊杰購買這三塊地花了大約12.3萬美元(約合人民幣78.4萬元)。

11月30日,Republic Realm以約430萬美元(約2742萬元人民幣)價格購入了沙盒(Sandbox)世界中的一塊地,刷新全球虛擬土地最高交易額。

隨着大筆資金注入和名人效應加持,元宇宙“炒房團”的規模越來越大,人們對於國內元宇宙項目的激情和信心並不小。

對比見差異,國內要發展元宇宙社交遊戲,下一步應該怎麼走?

Roblox在招股書中提出成熟元宇宙的八大要素,“沉浸感”和“低延遲”是對技術的要求,其中“身份”和“朋友”是對社交互動的要求,“多元”“隨地”“經濟”“文明”則是對玩法的要求。

首先説技術。從虹宇宙的畫質呈現和運行感受來看,不管是其2D畫風還是運行中的卡頓問題,都滿足不了成熟元宇宙對於“沉浸感”和“低延遲”的要求,而且其狀態十分具有代表性,科技大廠百度今年8月推出的VR虛擬互動社交“希壤”,同樣存在類似2D畫質、飄行、卡頓、掉線、加載慢等問題。

畫質呈現和運行狀態直接影響玩家的遊戲體驗,虹宇宙與希壤展現出的技術問題,直接導致了玩家對遊戲開發者誠意的質疑。

“遊戲匆匆上線,體驗極差,連最基本防穿模的碰撞器都沒設置,説明公司本身就拿它作為一個蹭熱點的產品,這直接將真正的玩家擋在門外,助長了用户的投機心態。這也是導致希壤下載量暴跌以及虹宇宙內測期間大量倒賣優質資產情況出現的關鍵原因。”一位虹宇宙內測玩家如此分析。

因此,要想正向發展元宇宙社交,技術必須先達標。而且如果在畫質呈現上有一定的優勢,甚至直接能夠影響用户粘性。以“逆水寒”為例,其在人物建模、光影效果、天氣系統等方面至臻完美,僅憑畫質便吸引了不少玩家,而鏈遊Celestial中極具未來感的場景設定和道具設計,也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上線一週便取得參與鎖倉地址23.63萬個的驚人成績。

此外,在玩法層面,希壤和虹宇宙都十分單薄,希壤甚至無法做到與其他人交流,這極大的降低了遊戲的可玩性、互動性,讓其成為依附於元宇宙概念的產物,無法真正增加用户粘性。

“最容易解決的反而是社交問題”,一位資深遊戲玩家告訴《鏈新》,不管是百度還是天下秀,都有做社交平台的經驗,甚至天下秀在十年前就在其產品“火星微社區”中引進了明星入駐吸引用户的方式。

“我記得當時入住火星微社區的明星有楊冪、張靚穎、韓庚,都是當時挺火的明星,社區裏的用户可以參觀明星們的家,甚至和他們拍照互動,這一套如果放在虹宇宙裏一定能吸引很多流量,產生一些新玩法,但目前虹宇宙裏最熱的用户,只有一個叫‘魚太閒’的KOL。”

集合傳統社交遊戲經驗、追求多元化遊戲玩法、打造最具沉浸感的遊戲體驗,這三方面是目前國內元宇宙社交遊戲下一步最有可能去尋求突破的標的。只有這樣,才能打造出真正合格的元宇宙社交遊戲平台,讓玩家與極客一起沉浸其中。

9月15日,在《鏈新》主辦的“NFT國際觀察線上沙龍”中,舟壑資本聯合創始人Taylor的一句話十分適用:“NFT炒作抄襲正呈現衰退趨勢,不建議跟風炒作。”

本文為鏈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創,未經授權禁止擅自轉載。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14828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



Source: 8BTC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

Blockchain News

觀察 | 鏈遊變現,從閒魚“炒房團”開始?

觀察 | 鏈遊變現,從閒魚“炒房團”開始?

Published

on

0 0
Read Time:2 Minute, 17 Second

宇宙的盡頭是房子,元宇宙也不例外?

鏈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創
作者 | 廖羽

原標題:《鏈遊變現,從閒魚“炒房團”開始》

“不好意思,我不想聊。”面對《鏈新》的提問,羅毅(化名)這樣説, “這款遊戲讓我從極客被動變成投機者,又不是什麼光榮的事”。

2021年10月28日,一款叫“虹宇宙”(Honnverse)的遊戲悄悄開啟第一輪內測預約,首批內測用户通過參與官方預約搶號活動獲得登錄權限,羅毅得知後,好奇之下預約了內測。

“上線送資源還不要錢,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想管他呢,先進場再説,反正沒成本。結果註冊賬號要等,註冊之後也要等,據説當時有好幾萬人在排隊,都在等,等分房子。”羅毅説。

這些“房子”是虹宇宙預計發行的虛擬房屋,內測期間,系統會免費、隨機向每位用户贈送虛擬房產。11月1日,虹宇宙第一批內測名額終於開放,雖然首批用户只有500名,但並不妨礙幾乎同一時間閒魚上就出現了虹宇宙的“二手房“信息。

炒房,瞬間延伸到元宇宙。

一套虛擬房產,最高叫價50萬

虹宇宙是一款由天下秀(600556.SH)開發,類似《模擬人生》的模擬經營類遊戲,虛擬房產是玩家最重要的資源,用户可以基於其進行裝飾和虛擬社交。天下秀官方資料介紹,虹宇宙預計發行虛擬房屋35萬套,其中涵蓋了13種房型和5大等級(由低到高分別是C、B、A、S、SS),而內測期間系統會免費、隨機向每位用户贈送虛擬房產,共3500套。

羅毅告訴《鏈新》:“房產數量有限,等級越高,數量越少,內測期間雖然只發3500套,但一般都是高等級,這是很多人拼命預約,搶佔名額的關鍵,我身邊很多人都拿好幾個手機在搶,包括我自己。”

11月1日,虹宇宙開放第一批內測用户,雖然只有500個名額,但羅毅還是很幸運的搶到了一個。

“首次登陸之後,就是捏臉、穿搭打造個人虛擬形象,這一套很常見,甚至很多傳統遊戲做得比虹宇宙精細,比如天刀、劍三,甚至社交平台都做的不錯,比如Soul,但虹宇宙的捏臉和換裝做得十分粗糙,當時我很意外,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這麼原始的QQ秀畫風?”羅毅説。

羅毅介紹,虹宇宙主打玩法就是裝飾房屋和好友社交,用户可以在自己的虛擬房產中上傳自己的圖片和視頻,也可以去其他玩家的房子裏做客。但這都需要額外競換虛擬設備,播放視頻的虛擬電視機要數百星鑽,一張虛擬桌子也需要數十星鑽,且平台尚未開通現金充值通道,星鑽只能通過做任務積累,這大大限制了玩家發育速度。

“非常尷尬。我進去做完任務得了60多個星鑽,買張桌子錢就沒了,連張椅子也買不了,只能等任務和出去串門。不過就算串門碰到人互動也只有抱抱、親親、碰拳、扇嘴巴四個基本動作,十分簡陋。“羅毅説。

從羅毅的體驗來看,虹宇宙的畫質呈現、運行狀態,以及社交和裝扮玩法,都算不得特別,甚至十分“古早”。虛擬形象只能“飄着走”,遊戲過程中也時常出現卡頓、掉線、加載慢的情況,令遊戲體驗大打折扣。因此。羅毅初體驗2個小時後,便退出了遊戲。

“我當時十分鄙夷,覺得貨不對板,想着過會兒就卸載”,可就在差不多時間,羅毅刷朋友圈看到有人標價2000元出售虹宇宙高級虛擬房產。“那就是一個S級的房子,我的房子比他的更好,那是不是也能賣?”羅毅如此忖度。

羅毅的想法很快有人着手實踐。打開閒魚,搜索“虹宇宙”關鍵詞,就能看到一個接一個的商品介紹接踵而至,如跳蚤市場一般的熱鬧隔着屏幕都能感受。

羅毅告訴《鏈新》:“虹宇宙不提供玩家之間資源買賣渠道,不管是房產,還是電視、鋼琴,都只能通過’贈予‘形式流通,”正因如此,有氪金需要的玩家便就轉戰其他線上買賣平台,閒魚這樣的平台,因其本身的二手商品專賣性質,很快就成了“虹宇宙資源集散地”。

羅毅透露,“剛開始內測的時候, SS的市場價格只有2000元-4000元,後面急速飆升,一天一個價,沒兩天就破萬了。我當時覺得是個商機,也收了1個近200編號的SS房產和4個編號靠前的A房產,花了1.5萬元左右。”

一個持有編號100內的SS級“環海島嶼”的閒魚賣家告訴《鏈新》,像SS這樣的高級房產,並不愁賣,大多數人賣的是裝飾品,比如桌子和鋼琴,而優質房產的價格“只會越來越高”。他對於自己手中的數字資產的最低定價是“7.5萬包售後”。據娛樂資本論消息,目前編號20內的SS級房產在二手平台的叫價已達50萬,但並未達成交易。

據《鏈新》觀察,出現在閒魚平台的虹宇宙生意,包括但不僅限於出售優質資產、刷訪問量、代練、換綁賬號、遊戲教程、邀請碼出售等,此外還有不少批量收購信息。

價值變化,誰説了算?

虹宇宙為何在內測期間就出現高價炒作虛擬房產的現象?這是其真實的價值嗎?

一位知名鏈遊投資者告訴《鏈新》:“對於元宇宙、鏈遊項目的追捧早就存在,對於遊戲優質資源的爭搶、炒作,虹宇宙也不是第一個,從根本上來説,虹宇宙有現在的熱度,很大程度上都不是來源於遊戲本身的價值,而是來源於元宇宙概念。”

據《鏈新》瞭解,在虹宇宙世界中,虛擬房產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 NFT 資產,基於此,天下秀公司才能總控房產數量和稀缺度,而NFT作為元宇宙的支持技術之一,在很大程度上將虹宇宙遊戲與數字資產收集和元宇宙概念聯合,給予其炒作空間。

也就是説,虹宇宙的虛擬房產就像之前大火的“加密朋克”、“無聊猿”、“哈希掩碼”NFT一樣,總數在最開始形成的時候便固定了下來,每一個虛擬房產對應着所有人的身份以及所有權人的權利。

就好像購買無聊猿NFT的人,就會自動成為BAYC俱樂部的會員,擁有了在俱樂部內留下數字塗鴉的資格。而購買虹宇宙虛擬房產的人也有類似特權,他們可以在虹宇宙內的自有房產內有裝飾、對外展示的權利,從本質上來説,虹宇宙就相當於BAYC的塗鴉地,虛擬房產既是NFT,也是數字塗鴉的載體。

當然,虹宇宙既然是一款遊戲,內測期間,或許還能因為房產數量稀缺引發炒作,未來35萬套虛擬房產如果都放出來,或許會使得其收藏價值下跌。

另外,虹宇宙虛擬房產雖然是NFT,但官方卻自動按稀缺度和精緻度分為C、B、A、S、SS五個等級,且同類型房屋除了編號以外,並無其他不同之處,這在NFT中是很特殊的。

一位NFT收藏者告訴《鏈新》:“官方分級就相當於告訴用户,哪個高,哪個低,這會拉開不同等級NFT之間的價格差異,降低了市場對其整體收藏價值的想象空間。而同質化嚴重且大量存在的低等級NFT,就會淪為白菜價,唯一可比性就只剩下編號,沒有多少升值空間,這一點對於無聊猿、酷貓這樣已經成熟的NFT作品,是不可想象的。”

最後,將遊戲資源當作NFT,這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風險。

原本,類似無聊猿的NFT作品之所以被市場看好,甚至高價炒賣,是因為所有的NFT作品都已經面世,特權也綁定完成,價格就在一次次轉手中水漲船高,十分透明。而虹宇宙中的虛擬房產則由官方逐步釋出,到目前為止還有一種稀有房產沒有出現,特權也會隨着遊戲的更新、優化而改變。

也就是説,在未來很長時間,平台方是虛擬房產的最大收藏者,特權的變化也由其説了算,在某種程度上,這違背了元宇宙世界去中心化的本質,也增加了玩家的收藏風險。

社交遊戲,終點只是炒房嗎?

事實上,放眼全球,不論是分佈式大陸(Decentraland),還是沙盒(Sandbox),很多元宇宙相關產品,大多都存在炒作虛擬資產的情況。

11月23日,歌手林俊杰在推特上宣佈,自己已在分佈式大陸(Decentraland)上買了三塊虛擬土地,正式涉足元宇宙房產界。據外媒估算,林俊杰購買這三塊地花了大約12.3萬美元(約合人民幣78.4萬元)。

11月30日,Republic Realm以約430萬美元(約2742萬元人民幣)價格購入了沙盒(Sandbox)世界中的一塊地,刷新全球虛擬土地最高交易額。

隨着大筆資金注入和名人效應加持,元宇宙“炒房團”的規模越來越大,人們對於國內元宇宙項目的激情和信心並不小。

對比見差異,國內要發展元宇宙社交遊戲,下一步應該怎麼走?

Roblox在招股書中提出成熟元宇宙的八大要素,“沉浸感”和“低延遲”是對技術的要求,其中“身份”和“朋友”是對社交互動的要求,“多元”“隨地”“經濟”“文明”則是對玩法的要求。

首先説技術。從虹宇宙的畫質呈現和運行感受來看,不管是其2D畫風還是運行中的卡頓問題,都滿足不了成熟元宇宙對於“沉浸感”和“低延遲”的要求,而且其狀態十分具有代表性,科技大廠百度今年8月推出的VR虛擬互動社交“希壤”,同樣存在類似2D畫質、飄行、卡頓、掉線、加載慢等問題。

畫質呈現和運行狀態直接影響玩家的遊戲體驗,虹宇宙與希壤展現出的技術問題,直接導致了玩家對遊戲開發者誠意的質疑。

“遊戲匆匆上線,體驗極差,連最基本防穿模的碰撞器都沒設置,説明公司本身就拿它作為一個蹭熱點的產品,這直接將真正的玩家擋在門外,助長了用户的投機心態。這也是導致希壤下載量暴跌以及虹宇宙內測期間大量倒賣優質資產情況出現的關鍵原因。”一位虹宇宙內測玩家如此分析。

因此,要想正向發展元宇宙社交,技術必須先達標。而且如果在畫質呈現上有一定的優勢,甚至直接能夠影響用户粘性。以“逆水寒”為例,其在人物建模、光影效果、天氣系統等方面至臻完美,僅憑畫質便吸引了不少玩家,而鏈遊Celestial中極具未來感的場景設定和道具設計,也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上線一週便取得參與鎖倉地址23.63萬個的驚人成績。

此外,在玩法層面,希壤和虹宇宙都十分單薄,希壤甚至無法做到與其他人交流,這極大的降低了遊戲的可玩性、互動性,讓其成為依附於元宇宙概念的產物,無法真正增加用户粘性。

“最容易解決的反而是社交問題”,一位資深遊戲玩家告訴《鏈新》,不管是百度還是天下秀,都有做社交平台的經驗,甚至天下秀在十年前就在其產品“火星微社區”中引進了明星入駐吸引用户的方式。

“我記得當時入住火星微社區的明星有楊冪、張靚穎、韓庚,都是當時挺火的明星,社區裏的用户可以參觀明星們的家,甚至和他們拍照互動,這一套如果放在虹宇宙裏一定能吸引很多流量,產生一些新玩法,但目前虹宇宙裏最熱的用户,只有一個叫‘魚太閒’的KOL。”

集合傳統社交遊戲經驗、追求多元化遊戲玩法、打造最具沉浸感的遊戲體驗,這三方面是目前國內元宇宙社交遊戲下一步最有可能去尋求突破的標的。只有這樣,才能打造出真正合格的元宇宙社交遊戲平台,讓玩家與極客一起沉浸其中。

9月15日,在《鏈新》主辦的“NFT國際觀察線上沙龍”中,舟壑資本聯合創始人Taylor的一句話十分適用:“NFT炒作抄襲正呈現衰退趨勢,不建議跟風炒作。”

本文為鏈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創,未經授權禁止擅自轉載。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14828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



Source: 8BTC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